簡體 繁體 設爲首頁 加入收藏 政務郵箱 手機版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媒體看蘭山 >> 正文
【科技日報】關注蘭山:帶著一身草莽氣,煉就創業弄潮兒
日期:2019年07月02日 09:04
保護視力色:

《科技日報》關注蘭山:帶著一身草莽氣,煉就創業弄潮兒

《科技日報》用將近半個版的版面

展示了蘭山區三位創業者的風采。

近日,記者問曆經25年“折騰”、4次轉型,最終成爲行業翹楚的創業者苑廣林“你考慮過沒有,萬一設備弄不出來,前20年積累的錢全都砸裏面了,怎麽辦?”他答:“沒關系,我是一個農民,從零開始的,大不了回到原點;何況,前怕狼,後怕虎,我還創業幹什麽?”

在他身上,記者看到了部分“草根”創業者的影子:他們或不滿足于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抓住了機會,在不惑之年裏走上了創業路;或學曆不高,卻精于鑽研,用短平快的“土方法”敲開了創業的大門;他們身上充滿了草莽氣,但是生命力卻特別頑強。

從農民折騰成專家型企業家

刨花板,一種由木質纖維素材料制成的碎料,施加膠粘劑後在熱力和壓力作用下膠合成的人造板。

苑廣林的起家之路是從刨花板開始的。

當時沒有資金自己搞廠子的苑廣林打算爲刨花板廠搞配套,“他們需要什麽原材料我們就去采購。”

那兩年,刨花板市場價格忽高忽低,讓他一直處于賺賺賠賠的循環中。但平均下來,每次兩三千元的收入還是讓苑廣林感到滿足。多年之後,從廊坊到臨沂來回1200公裏的進貨路,長期的風吹雨淋和心驚膽戰的經曆,還是讓苑廣林對這種漂泊生活産生了厭倦,他想轉型了。

由原料倒賣商轉到木材旋切商,苑廣林的第一個廠子正式上馬了。對一個有野心的人來說,當對木材旋切了如指掌之後,“熟悉”的産生讓他不滿足在一個低門檻領域長久地徘徊。

“科技木”是天然木材的升級版,它幾乎不彎曲、不開裂、不扭曲。喜歡捯饬技術的苑廣林一看就懂,“它是染色重組,就是把非常廉價的木材通過染色、重組、刨切再重新組合,把它變成了黑胡桃等名貴木材。”如果說一般板材的利潤是每立方米幾百元,“科技木”的利潤則達到每立方米一兩千元。利潤高也意味著它“好吃難做”,比如關鍵的染色階段,要實現均勻地染色非常難。

但難並不足以嚇退苑廣林。攻克“科技木”難題是從染色開始的。他重金聘請的工程師采購了很多化工原料,但實際上,只用其中的3種原料。工程師的“有所保留”,讓苑廣林下決心自己研發,後來還承接了當地科技局的一項課題:染色廢水的循環利用技術。

把一個喜歡捯饬的農民“逼”成了專家,這件事的成功更加強化了苑廣林“特立獨行”的事業觀。而且苑廣林這種“特立獨行”在創業者群體中很具有代表性。無論是社區企業、鄉鎮企業轉型的私企,或者純正的個體企業,年齡較大的創業者習慣于親力親爲,對外界的資本保持警惕;哪怕犧牲效率,也要做到絕對的“可控”。

如同苑廣林所言:“我掌握不了的東西,我就不做;如果駕馭不了企業的技術和管理,我會感覺很累、很危險。”

錯誤成就“勞保用品大王”

與別處不同,“新明輝商城”頁面上的每件産品都貼有二維碼,用手機一掃,産品介紹、功能演示等關鍵信息“跳出來”,一鍵下單,便可送貨上門。這是全國首家勞保行業二維碼體驗店,1萬多種勞保産品都可以實現二維碼電子交易。目前,新明輝商城已成爲全國最大的勞保用品電子商務企業。

李輝的爺爺是制作軍服的,父親李傳明也承襲了一手工裝制作手藝,于是順理成章,開個作坊小店擴大了規模。待到從醫藥代表崗位上辭職回來的李輝接手時,這個小店還是原先的樣子,“不死不活,勉強維持”。

李輝是有野心的,他注冊了新公司,“新明輝安保科技有限公司”。雖然取名字時有意無意地加了“科技”二字,但事情發展到今天證明,李輝將科技用活了,改變了勞保用品這一行業。

熟悉電商的人,往往用靜態網頁、電商平台、微營銷等階段來“斷代”。李輝的發端要從靜態網頁時代說起。“爲了完善購物體驗,我摸索著將網站推倒重建了不下20次,每次都留下有用的部分。”李輝說,自己至今不知流量爲何物,只知自己的正確是用錯誤積累起來的。

剛開始的時候,李輝雇人建了靜態商品展示網頁,由于每次修改産品信息都需再求人,嫌麻煩的他幹脆自己招人維護網頁,然而一番努力之後,網頁卻沒吸引到顧客。在此之後,李輝繼續“試錯”,將自己的網站升級爲“維尚商城”,除了沒有結算工具,在線交流需用QQ外,淘寶功能全部都實現了,並且玩起“寶貝”拍攝與店鋪裝飾這一招。

然而幾番努力之後,訂單上量卻並不十分明顯,李輝總結發現了客戶勞保標准模糊、舍好求次等症結。而要解開這個症結,與一般經銷商降價打價格戰不同,李輝“棋高一招”地想到了自己來制定行業標准,“2011年,由我們新明輝起草,並推動誕生了國內唯一一部勞保防護配置強制標准《山東省勞動防護用品配置標准》,此舉一下激活了市場需求。”

此時的他回過頭來審視自己走過的路,發現先知先覺,試錯積累,堅守初衷幫了自己大忙。

水表“當家人”在科技創新高地插旗

走進高翔水表的生産車間,一台台經曆技術革新的新型産品lC卡智能冷熱水表、超聲波熱量表、立式熱量表等正在下線,以千萬只的規模銷往全國各地市場。

曾經做過翻砂廠工人的高翔水表“當家人”臧聚高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對水表行業有著深刻理解。

“我們生産出了山東省第一款智能水表。”藏聚高說。但高翔水表生産的這種利用現代微電子技術、傳感技術、智能IC卡技術等對用水量進行計量並進行用水數據傳遞以及結算交易的新型水表也並不是一蹴而就。

先期進行無線遠傳技術研發的企業,大多都被水垢擋住了前進步伐。原來,技術先進的IC卡智能水表,可以幫助自來水公司在用戶欠費的情況下,通過遠程控制關閉閥門。然而天長日久,智能水表控水閥門上會沈積下一層水垢,讓閥門遠程控制失靈。

“水垢的形成是水質的問題,單靠改良水表機械本身難以解決。不少企業都在這一問題上栽了跟頭。我們當時的解決思路是從軟件開發上尋求突破。”臧聚高說。這是一個難點,他們邀請軟件的開發者北京軟件科技園研發了一個程序,每兩周爲一個周期,定時來回開關幾次,通過這種磨合,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高投入、新産品換來了高産出,數據顯示,高翔水表在2015年、2016年、2017年3年裏共投入了大約800萬元研發,但卻換來了近10億元的産值。證明了向新技術要效益的路子對了。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堅守。相對于前輩們的穩定保守,以藏聚高爲代表的新一代創業者更願意引領行業,在科技創新的高地上插上自己的旗幟。

新媒體